农村致富网

[致富经]牛人麦收30天赚回500万惊心动魄的财富

致富经致富故事:30天里惊心动魄的财富, 牛文江在麦收季节发现商机利用30天时间赚回500万的财富传奇。

 在河南省新安县的磁涧镇一条马路边,出现了这样一群人。他们4到5人一组,席地而睡。无论是周围如何嘈杂,依然是鼾声四起。

    这些人从距离200多公里外的山西省临猗县来到河南,目的是为了抢地盘,抢到足够的地盘,就能让他们在30天内赚到500万,为此,他们就这样风餐露宿,居无定所。那么,这些从山西远道而来抢地盘的人,在短短30天内怎么净挣500万呢?让我们把画面倒回到5天前,从头说起。
[致富经]牛人麦收30天赚回500万惊心动魄的财富

    牛文江:凡是有大型自走式和50式收割机的农户,注意听一下广播,车队到河南洛阳收割小麦,马上到大队来,车队到河南洛阳收割小麦,请马上回大队来。

    牛文江是山西省临猗县王寮村农机合作社的社长。每年到了夏收期间,他都要组织村里的农机手,跨区收割小麦赚钱。今年牛文江为他的合作社,制定的目标是,30天净赚500万。

    牛文江:就是500万,就光夏收这一项就500万,夏收就500万。

    为了分到500万这块巨大的蛋糕,不到20分钟的时间,农机站就聚集了50多人。在大家讨论出发时间的时候,农机手之间出现了分歧。有人想早出发,也有人想晚点,找个吉利的日子再走。

    村民:出门吗,相对比较费力一些,我说费力一些,吉利一些。

    村民:去早了又要消费,还要花钱,在哪儿儿等是不是,挣两个钱也不是太容易,出了门得花钱。

    在合作社农机手为出发时间争执不下的时候,在200多公里外的河南省新安县,今年34.5万亩小麦喜获丰收,当地领导正在为本地收割机少,完不成收割而发愁。

    河南省洛阳市新安县农机局局长王安民:目前咱们县,县里小麦,大型的小麦收割机是150台,目前咱们现在这个小麦收割机还远远不能适应这个满足于三夏期间的需要。

    每年新安县政府,都会邀请像牛文江这样的大型农机合作社,来当地帮助农民收割小麦,而新安县也正是牛文江惦记着的地方!

    近几年由于国家农机具购置补贴力度的加大,全国收割机的数量在逐年增加,而新安县这个我国的小麦主产区,也是收割行业竞争最激烈的地方。

    要想在短短的30天内净赚500万,不但要抢时间,还要抢地盘。在很多农机手不明情况,为出发时间争执不下时,牛文江果断的做出了决定,第二天就出发,目标正是新安县!

    牛文江:宁可车等麦,不能叫用户等车,去年几个车去晚了,都耽误了,一个车耽误了三四千元钱,去晚了两天。

    第二天就出发,叫机手们感到有些措手不及,他们急匆匆地为明天的出发做些必要的准备。

    记者:都准备什么样的吃的?

    王磊:方便面,还有火腿,还有水,带了几个被子,还有帐子什么的,经常用的。

    记者:在野外,方便面没有热水你怎么吃?

    王磊:就是干吃的。万一有时候忙起来,吃不上饭,垫补一下。

    牛文江:灰尘从这边进不去,既能防风,也能防尘。十几块钱。这个可能防尘,视线也好,你往那边斜,这边斜都能看见,全部都能看见。
    30天净赚500万的行程就从今天开始了。

    这30天里,机手们要在牛文江的带领下,从临猗县出发,到河南省的洛阳、漯河、南阳,山西省的运城、临汾,最后到达晋城,结束跨区小麦收割作业。

    临猗县副县长:大家在一起要互相协作,共同搞好这一次跨区服务作业。王寮村农机合作社跨区作业队出发。

    从现在开始,牛文江和王寮村的农机手们,将渡过30天风餐露宿、惊心动魄的日子。在短短的30天里,他们将经历怎样不为人知的艰苦生活,牛文江又会拿出什么样赚钱杀手锏,能净赚500万呢?

    为了早点到达第一站河南洛阳,车队在临猗县交警队的护送下,准备从山西运城站上高速。因为这样既能为农民早点抢收小麦,也能为合作社赚钱抢得先机。

    但是,车队在到达高速公路路口时,运城站工作人员却将他们截住了。

    山西省运城高速公路有限责任公司运城收费站站长范磊:山西省交通运输厅的文江,晋交公安(2010)198号,这个专门第一条就有了,你看联合收割机含外省的,就是不管你是哪个省的,凭盖有当地省农机局,省交通运输厅的公章,农业部统一印制的《2010年跨区作业证》免费行驶省内公路,括号不含高速。这第一条已经说的很明显了。他这个车没有任何警示标志,再一个是它的速度也太慢了,到了公路上它占道占得太宽,人家有个超宽车它根本过不去,是这种情况。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交涉,收费站也没有放行车队上高速公路。无奈之下,车队只能更改路线,行驶209国道。

    在临猗县交警队的指挥下,车队行驶上了209国道。209国道坡多路窄,非常危险。5个多小时,车队只行驶了100多公里。

    交警队:按顺序走,不要超车。

    30天要赚500万,不但要抢地盘,更要抢时间。在走过三门峡长江大桥后,车队进入了河南省境内。牛文江还想带车队到河南的高速公路站口试一下,希望这里的高速公路能允许他们通过。

    牛文江:新安县政府每年都邀请我们去,今年我们这个合作社队伍太庞大,他们今年的麦子特别多,现在麦子已经成熟了,如果转到国道要后天早上才能到。

    河南高速公路交警:你这个时速能跑到多少?

    牛文江:车速每小时就30公里。

    河南高速公路交警:每小时30公里啊?你是这样,你这个高速公路规定,限速大货车最低也要跑到每小时80公里。我们要和我们领导汇报一下。

    牛文江期待工作人员的汇报能有好的结果,如果能允许他们通过这条高速公路,当天夜里他们就能到达新安县,也为他们30天净赚500万开了个好头。如果别人先到,情况就会变得很复杂。

    三门峡市公安交警支队中队长孟立伟:安排警车要给你们护送出去,你们这个车速度太慢,速度慢我们要保证你们的安全啊。我们协调好,警车给你安排好,怎么一会儿统一上高速。

    牛文江:上高速按顺序走,不要超车。

    在当地交警部门的护送下,车队在17点10分免费行驶上了高速公路。第一天牛文江在预定的时间里把车队带到了新安县,但要在30天里净赚500万,这刚刚是个开始。
    牛文江把车队安全带到新安县后,按照不同收割机的特点,分散大家到不同地貌的麦田作业。他自己带了20台背负式收割机,驻扎在地处丘陵的新安县磁涧镇。

    牛文江:这个车就是上山方便,爬坡力特别强,那个自走刹车制动不太好,到地里边去,那个路窄一点,它那个车上去不方便,也不太安全,这个车是安全一点。

    牛文江把机手们安排在镇上等消息,他要去农民的麦地里看看小麦的成熟情况,同时也在寻找要收割的农户。可是当牛文江走进农民的麦地时,眼前的景象,却让他的心凉了半截。

    牛文江:现在这个地不行,太湿了,昨天下了大雨了我给你看一下,地上那个地,这是水。

    记者:泥了?

    牛文江:成泥巴了,成泥巴了,那个三吨车一压,那个车子重三吨,一压以后就压成这了,将来以后没法伏播了,就种玉米没法种。土地太硬了。

    收割机不能进入麦地,牛文江只能带领车队原地休息。


    牛文江:估计地干一干,明天下午就能收割了。

    然而,让牛文江没想到的是,当天晚上又下起了一场雨,第二天依然不能收割。一些农机手这时因无法作业,情绪变得焦躁不安。

    曹建民:睡觉心急也睡不着,心急的就没事保养保养车,转一转,哪一个小毛病清理清理,就是这,急吗,对了,急得很。咱们出来是赚钱的,不是来光风景的的,没有活干,在这儿开销住店,一天开销100多元钱,心急了。

    机手:和时间在竞争吗,如果慢了收入就少了点了。快就是抓紧时间收,快了就多收入点吗。

    机手:别的地方都有车干活,等你在这里干完了,别的地方的麦子都收割完了。

    而现在最着急的,就是牛文江了。2008年,在全国收割机数量猛增,竞争最激烈的时候。为了增加收割实力,告别过去单打独斗,不好赚钱的日子。牛文江把村里的147台农机车组织起来,成立了合作社。

    现在有300多人跟着他吃饭,他要对这些人负责。

    牛文江:如果停在家里不出来,还能帮助媳妇干点农活。我们哪里地多,一个人三亩多地,你停到这里,你瞅睡觉的睡觉,打牌的打牌,聊天的聊天,再没事就在街上溜达,我们干不了活还要开支。

    在等待中,走高速抢出的时间优势又都失去了。此时山东、陕西、河南、河北等地的收割机,也陆续进入了洛阳。在这竞争激烈的收割行业中,牛文江会拿出什么样的杀手锏,带领农机合作社在30天内净赚500万呢?

    在连续下了两天雨后,6月5日天气转晴了。磁涧镇红土岭村有农民找到牛文江,要他帮助收割自家的8亩小麦。8亩小麦也就是一台收割机,一小时的活,而牛文江却要一下子带4台车去。

    牛文江:我们这个行业有一个说不出的秘密,说不定到那去会有很大的商机。

    4台车只干8亩地活,这到底是什么样的行业秘密,多大的财富商机,能让牛文江这样行事匆匆忙忙。
   记者:老牛,你小心一点。

    牛文江:没事,这样很安全。开的慢。

    牛文江的农机合作社30天净赚500万,也就从现在正式开始见钱了。

    到了红土岭村后,牛文江让三台车原地待命,他自己先带领一台收割机进入麦地。

    牛文江:老乡你这多少地啊?你这多少地?

    村民:有5亩吧。

    牛文江:5亩地,那等一下我给你量一下,量多少算多少,咱们互不吃亏,你看我们从山西来也挺辛苦的,对吧。量多少算多少。我拿步子给你量一下,就不拿尺子量了。目测这个宽最低不能低于30米,在32米左右。

    记者:是多少步?

    牛文江:是32步,我这一步就是一米。一步一米。跨一步就是一米。

    牛文江:28,29,30,31,32,33,34,只能按照34米算。刚才我给你量了,5亩半地,行吧?220元钱。

    本来说8亩,却只有5亩半的麦地。可牛文江却并不嫌弃,反而还要打电话增加人手。

    记者:给谁打电话?

    牛文江:郭伟社,我们的后续部队,我们这个后续部队过来以后,对我们这个竞争非常重要。

    5亩半的麦地一台收割机不用一小时就能干完,而牛文江不但带来了四台车,还要找帮手。这个常人无法理解的举动,就是牛文江30天要赚500万的杀手锏。

    牛文江:它出粮食从前面,把小麦割开进到机器里,在什么槽里面在脱离,脱离后进入筛子里面。再进入到什么器,下面是什么器,你看,最后进入粮仓里面粮仓里面出麦子,你看。你看那麦粒。河南的麦子特别好,一亩地几乎就能收那一仓,1000多斤。

    记者没想到在牛文江干活时,其它三台闲着的收割机,也被农民请去收割小麦了,难道牛文江多带来三台车,已经预料到这种情况会发生吗?

    在新安县,农民种植的小麦都互相挨着,只要有一户开始收割小麦,其它的人也就闲不住了。

    村民:人家收完麦子,你要从人家的麦地里走,人家够不让你过,就是这样。

    村民:只要有一家开始干,其他家都开始干了,今天下午小车才能给我割麦子。都着急了。

    村民:这些麦地差不多都连着,一个一个挨着,你要再不收,人家到时都种上了,你再走人家的地就不行了。

    这就是收割机行业中的财富秘密,也叫抢地盘。牛文江凭着多年的经验,看出了这个赚钱的机会,今天一下带了4台车占据了红土岭村。

    牛文江:只要到这儿来,就能把这个村这个市场占领了,其他那个车,一见你这个车只要有地方,这个村有个车,其他车就不来了。

    直到中午,还有很多农民家的麦子在等收割。牛文江和机手们没有时间出去吃饭,就靠喝水来充饥。原本5亩半的小麦地,牛文江带着这四台车今天一共收割170多亩,收入了6800元钱。
  牛文江:再往南倒,再倒。倒。

    从早上9点出发,到下午7点钟回宿营地,农机手们已经干了10个小时的工作。这时,大家最想要的就是吃一顿饱饭,睡一个好觉。

    牛文江:今天晚上就在这块露天住宿。

    记者:怎么不住旅社?

    牛文江:昨天一开始干活,旅社要你吗?都是这么脏,你看这个手,脸都是黑的。

    记者:旅社不让你们住?

    牛文江:旅社不让我们住,你干啥,你把那个白被子睡成黑的了。你看肉都是黑的。

    跨区收割小麦的活,牛文江已经干了16年了,在每年夏收的30天里,他和农机手们,夜晚多数都是这样渡过的。


    牛文江:鞋子一脱,大衣一盖就睡着了,你来我没发现,喝了那么多的水,晚上都不小便一次,全部被身上吸收了。

    记者:周围大车那么吵你们都能睡得着?

    牛文江:瞌睡了,我跟你说,就睡到那个草里边,就是只要不扎,到里边弄点麦秆,往里边一铺,拿草帽脸一盖,管它下雨不下雨就睡了。

        他叫南永军,是临猗县王寮村的农机手。他的强项是操作拖拉机为农民翻地播种。南永军到哪里挣钱,全部都要听从一个人的指挥。在记者采访时,南永军就接到了调度他干活的电话。

    南永军:喂?我在老牛村。

    牛文江:我们这个村今天下午就完了,你赶紧把我们村那几个人带上来。

    南永军就是牛文江说的后续部队。在全国收割行业的激烈竞争中,这支后续部队就起到了重要作用。“三夏”期间,牛文江负责收割,南永军负责翻地、播种,双方互相配合,不但挣了收的钱,也挣了种的钱。

    牛文江:老百姓还有一句话就是早种一天,就收十天,你迟种一天就少收十天到秋天。所以那是特别急的,就是最快的地方就是前面割后边就播种了,就那么快。

    今年牛文江的农机合作社,一共有147台车参加跨区作业,其中97台为收割机,50台为播种机。这样的农机合作社,解决了农民的抢收、抢种的辛苦,农民都愿意把自己的麦地交给他们收割、播种。

    牛文江:这次合作社这个胜仗肯定打赢了,我预计这个收入在500多万。

    在夏收的30天里,虽然牛文江和他的农机手们都感觉很疲惫,但能在30天内净赚500万,却让他们无比的快乐。

    牛文江:我的愿望就是给我们这些车,每台配备一个行军帐篷,以后我们再不用露宿街头,减少受苦,少受点苦就行了。

猜你喜欢